诸光希个人资料

诸光希个人资料

走医多挟此以博效,人每诧为神奇。每服五丸,重者七丸、九丸,或至十一丸。

又不可用杂色者,若有一处色苍,风愈之后其处肌肤色黑。先以熟绢五尺折作方袋,令人轻轻盛起肉线,使之屈曲作团,纳入产户。

庚生按∶此方水蛭一味,太觉猛峻,且此物虽经研,见水复活,患臌之人,正气必虚,脏腑必弱,如果贻害,岂非大患,不若改用夜明砂为妥。山行石蛭着人足则穿肌入肉,但以腊脂膏和盐涂足胫趾即不着人也。

予悯其缺略而补之,不敢妄为增加。 即寒号虫矢,又名苦酸寒小毒。

羊屎不拘多少,纳鲫鱼腹中,用瓦缶固济,灰和香油涂发,数日发渐长而黑矣。若结者即盐之伪充也,入口令人作渴。

然在六七日灌浆之时,又为切禁,以其化脓为水也。惊骇不宁,狂越魇寐,而羚羊角能安之。

Leave a Reply